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陪父親上普陀山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2-23 10:12 來源:
分享:
0


  十一月的最后一個周末,我陪父親來到普陀山。
  天氣預報說陰有陣雨,我們剛下渡船,登上普陀山的碼頭時,天空飄起了毛毛雨。我們徒步向景區走,還沒打開雨傘,雨竟悄悄地停了。我笑著對父親說:“觀音大士被你的誠心感動了!”父親臉上漾著微微的笑意,沒有說話,繼續健步向前。
  年初的時候,我對母親說要陪他們去杭州玩,母親卻說杭州已去過,父親沒有去過普陀山,很想去一次。于是,陪父親上普陀山列入我這一年的計劃,這次終于可以了卻父親的心愿。
  父親70多歲了,腳步卻一點兒也不比我慢。我想陪父親盡量多走些景點,就邁開步子快步走。第一個景點是南天門,然后穿過金沙海灘,再到南海觀音像前,返回過紫竹林,參觀觀音禪院,再到普濟寺景區,過心字石,到西天門、盤陀石。每到一處寺院或佛像前,父親都要焚香禮拜。
  父親一輩子勞碌,一生絕大部分時間撲在田間勞作和外出打工上,養育我們四兄妹成人,并供我們上學,使一個普通的農家走出三個大學畢業生。父親敬佛,卻很少有時間去寺廟燒香拜佛,即便老家附近的寺廟也很少去。
  佛教是教人為善的。父親一輩子沒有與別人爭吵過,連跟別人高聲說話都沒有過。普陀山是觀世音的道場,觀世音又被稱為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父親的善良,應該是通佛性的,這也許是他將上普陀山作為此生最大心愿的原因吧。
  我已是第三次上普陀山了。父親進寺參觀,或燒香禮佛,我就坐在寺外的石階上,看海天佛國的景色,看寺院飄出的裊裊香煙,看進進出出的善男信女。
  大海依舊是無邊無際,白茫茫一片。初冬的百步金沙海灘,海浪平緩,浪聲柔和,海水即使不是很冰涼,也沒有赤足踏沙的游人。普濟寺前池塘里的荷葉早已枯萎,只留下一枝枝干枯的莖干,稀疏地插在水中,透露出曾經的生命靈光。
  過心字石時,已是中午時分,我們在路邊買了兩個茶葉蛋、一串豆腐干,簡單地補充了體能。游完盤陀石一帶景點,下山到一處漁家飯店集中的地方用過中飯,已是下午兩點鐘了。此處離輪渡碼頭很近,如果此時結束普陀山之行,返回沈家門酒店,時間還早。我問父親累不累,要不要繼續走。父親說一點兒也不累。于是,我們走到碼頭公交站,坐車趕往法雨寺。
  就這樣,我們游完法雨寺,又徒步爬上佛頂山。到佛頂山時,天色已越來越陰沉,越來越昏暗。為了趕上最后一班渡船,我們要盡早原路下山返回。
  普濟寺、法雨寺、慧濟寺,被稱為普陀山三大寺。普濟寺稱為前寺,法雨寺稱為后寺,都在山腳下,而慧濟寺位于海拔299.1米的佛頂山上。我與父親此次普陀山之行,從進碼頭到出碼頭,全程用時大約七小時,到達普濟、法雨兩大寺,最后爬上佛頂山,因時間關系最終沒有去成慧濟寺。
  我雖是第三次上普陀山,前兩次都只走了這次上午與父親一起走過的路線,也就是說只到過普濟寺,從沒有到過法雨寺和慧濟寺,也沒有登上過佛頂山。這次與其說是我帶父親上普陀山,不如說是父親的耐力和堅韌,帶我登上了佛頂山。正如我的一生中,始終是父親善良、吃苦耐勞的品格,影響指引著我的每一次人生旅行。
  在刻有“佛頂山”三字的石碑前,我給父親拍下了一張照片。山頂的霧氣在漸漸升騰,背景已漸漸模糊,父親的形象卻格外清晰地定格在鏡頭里。
  父親仿佛一尊佛,定格在我的心里。

□浙江省臺州市黃巖區市場監管局 余喜華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足球比分90vs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的 安徽快3下载安卓版 棋牌游戏输钱了怎么办 新手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pk10滚雪球计划软件安卓版 广东十一选五杀号专家 浙江6+1开奖号码19066期 深圳风采中奖规则图 最好的理财方法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