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塞外風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2-23 10:12 來源:
分享:
0


  風從哪里來?楚國宋玉描述:“夫風生于地,起于青蘋之末?!蔽蚁?,那應該是南國的晚風,熏然令人沉醉。塞外的風,可沒有這么繾綣柔和。它是“北風卷地百草折”,是“朔風動地似奔雷”;它凌厲干脆,絕對不拖泥帶水,如同塞外人發自胸腔的淳厚鄉音,擲地有聲。


  在塞外,刮大風是很平常的事。小時候住的房子盤著寬大的土炕,土炕緊挨著窗臺。我常??拷芭_睡覺,躺在炕上能清晰聽到風舔舐墻壁、雨觸摸窗欞的聲音,斷斷續續、忽高忽低,糾纏交織在一起,奏成一曲原生態的交響樂。
  那時的窗戶是木頭做的,鏤空的窗格上糊著白麻紙。刮大風時,麻紙被風撥弄得“唰唰”直響。整個窗戶恍若一架碩大的豎琴,一陣風后,還意猶未盡地蕩著一絲絲尾音。有時,麻紙還會被卷起的沙粒砸出一個窟窿。母親放在窗臺上的舊鞋子、亂麻繩等雜物,偶爾也會被風刮下去,驚醒炕上睡著的人。仔細側耳再聽,又沒了動靜,讓人懷疑是風的惡作劇。
  我聽到過風掀動樹葉的聲音。院內的那株榆樹已經十幾年了,樹干很粗,樹皮很糙。枝繁葉茂的季節,樹冠成了一道屏障。起風時,樹葉“唰唰”響動,一陣接著一陣,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波波被推倒在地。冬天,葉片落盡,風自由地從枝丫間穿過,發出的則是“嗖嗖”聲響。
  我也聽到過風穿院而過的聲音。院里的籮筐如陀螺一般,隨風“撲棱棱”翻滾打轉。墻角立著的木锨會順風突然倒下,“當”的一聲,仿佛走夜路的人跌跌撞撞地被絆了一下。
  我還聽到過風撞擊院門的聲音,像是有人硬闖,能感覺到風與門的對抗。那是一種焦灼的較量,門是固執的,而風是蠻橫的。忽然,“吧嗒”一聲,簡陋的木柵門終是頂不住了,被撞開的兩扇門在風中搖擺,如同撲騰著的兩只翅膀。


  我的童年乃至少年,都肩負著一個光榮的任務——放羊。因為放羊,我與風有了更多的親密接觸。
  在我看來,放羊真是一件充滿樂趣又無比詩意的事情。羊在一旁吃草,我在一旁撒野。我曾銜著草莖躺在地上看天,任和風一遍遍親吻我的臉;也曾擎著一束野花與花蝴蝶周旋,聽風在我耳邊“呼啦啦”直響;還以風化的斑石塊為筆在地上畫畫,拿風干的羊糞蛋當棋下……我放羊,原野也放養了我。我將自己放逐于塞外的風,讓腳步如風一樣自由。這份灑脫隨性融入我的骨髓,伴隨著我成長。
  放羊時,經常遇到旋風。旋風來之前并無征兆,往往讓人猝不及防。旋風有大有小。小一些的,如同一股水柱,卷起一地沙塵。大一些的,像一個巨大的陀螺,在天地間旋轉,形成的漩渦伴著濃濃的煙塵;又如一雙大手,所經之處,那些輕薄的、無根的東西都會被它擄走并拋至空中。
  最怕的是遇到暴風。暴風來到之前,云層越來越低,天色越來越暗,原野像是被一口大鍋倒扣著,天空鐵青著臉,與大地對峙。弱小的我站在天地間,忽然感到一陣戰栗。只聽到“呼呼”兩聲,風開始猛刮起來。一道閃電劃過,“刺啦”一聲,天幕像被撕了個口子,更多的風涌了進來,前赴后繼。伴隨著“噼里啪啦”的響聲,原野上各種可移動的物件都動起來,東倒西歪,磕磕碰碰。我和我的羊群也被裹挾其中,隨風搖擺。我們成了風中的一大團棉絮,又好像飄零著的一朵亂云。


  在塞外,比暴風更可怕的是沙塵暴。沙塵暴起的時候,仿佛世界末日到來一般。有時,風好像是從地上卷起的,一個勁兒地躥高,恨不能將天杵個窟窿;有時又像是從天上落下來的,一個勁兒地壓低,似乎在對大地無言地威逼。
  那天,我們正在田里干活。伴隨著一場大風,只見遙遠的天際有黃色的云團從地平線向上翻涌,如同一朵朵蘑菇,越升越高,越脹越大,直至布滿整個天空。天色忽然暗了下來,仿佛整個世界處于一片混沌之中。隨著風力的加大,微小的沙礫被風卷起,頃刻間,飛沙走石,不見天日,空氣中彌漫著濃重的塵土氣息,二三米之內,什么都看不清楚。遠山不見了,村莊消失了,地里勞作的人好像要被刮得飛起來。我們仿佛被沙塵包圍,又仿佛被沙塵隔離。我隱約聽到父親焦急地呼喚:“鳳,風太大,咱回……”最后那個字還未飄至我耳邊,已經被風半路打劫,拐了個彎消散了。
  風咆哮著,像一頭困獸猛然間蘇醒,張牙舞爪地向人們示威。風所過之處,花殘草飛,葉落沙起,一片狼藉。我捂著耳朵緊緊貼著父親,我們如同風中的一葉扁舟,晃晃悠悠被風推著飄進了小村。
  如今,政府開始重視生態環境,加大植樹造林和草場的治理力度,那種昏天黑地的沙塵暴已成了兒時的記憶。


  塞外的風不僅僅作為一種自然現象而存在,還肩負著使命,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值得我們敬畏和膜拜。
  在江南,或許風只是一場場點綴,可有可無,可大可小。而在塞外,風是季節的標桿,它要適時調整自己的脾性,力度必須拿捏得恰到好處。春天的風,最是任性急迫。它要吹走荒蕪,喚醒生機。它要扯開堅硬混沌的束縛,幫塞外的春天破繭而出。夏天的風,最是溫柔舒緩。日漸火熱的陽光融化了風的任性與決絕,風的脾氣漸漸收斂。秋天的風,最是干脆犀利。面對草木的不甘,面對歸雁的不舍,秋風露出冷峻的臉,揮動犀利的手臂,讓草木放棄最后一絲眷戀,讓雁鵲重拾南下的勇氣。冬天的風,最是冷酷決絕。它如刀子一般,將大地冰封,讓塞外在沉寂中休養生息。
  塞外苦寒,尤其風盛。一場場風,仿佛一場場洗禮。面對這一場場風,我曾欣喜與好奇,也曾恐懼與不安;曾掙扎與不甘,也曾抗爭與不滿。但最終,我學會了妥協與包容,學會了堅定與隱忍,學會了理解和尊重每一縷風。

□內蒙古自治區五原縣市場監管局 徐鳳仙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足球比分90vs 排列三推荐号码 内蒙古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理财平台安全排名 体育彩票顺序要一样吗 高升网 下载北京pk拾赛车官网 7天娱乐城玩百家乐 北京股票配资融券公 河南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