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專家觀點

《公司法》修改中公司類型、公司治理與股權保護的制度創新

——2019年中國資本市場法治論壇發言摘要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12-24 09:32 來源:
分享:
0


  

編者按
  
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強調,要“深入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改善營商環境,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完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制度”“健全支持中小企業發展制度”“營造各種所有制主體依法平等使用資源要素、公開公平公正參與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的市場環境”。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小康社會是民富國強的社會,是經濟健康穩定發展、人民獲得感持續提升的社會。公司作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核心細胞,是經濟增長、科技創新、民富國強、社會和諧的發動機,是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的壓艙石。因此,要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增強我國經濟全球競爭力,必先充分激發公司等市場主體活力,這就需要提高《公司法》的國際競爭力。我國《公司法》于1993年12月29日由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五次會議通過,并于1999年、2004年、2005年、2013年與2018年歷經5次修訂,其中2005年修改幅度最大。為落實黨中央完善產權保護制度的部署要求,《公司法》修改于2018年9月8日作為“第二類項目”被正式納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2019年5月7日,全國人大法工委成立《公司法》修改領導小組、咨詢小組與工作小組,啟動了《公司法》修改研究程序。
  為深入貫徹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推動《公司法》修改工作的科學化、民主化與精準化,提高公司制度供給質量,弘揚股權文化,培養企業家精神,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打造投資者及利益相關者友好型的法治化營商環境,由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主辦的“2019年中國資本市場法治論壇:公司法修改中公司類型、公司治理與股權保護的制度創新”于2019年12月14日在京舉行。來自全國人大法工委、最高人民法院、市場監管總局、中國證監會等部委和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政法大學等高校的與會代表,圍繞《公司法》的修改展開深入討論。本版將與會代表的發言予以整理,以饗讀者。

主旨摘要
  與會專家圍繞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結合優化營商環境的改革目標和公司法的制度實踐深入探討了《公司法》修改的理論創新與規則設計問題,對《公司法》的改革理念、職業經理人和董事會制度、《公司法》宗旨與主體關系協調保護、公司的組織類型、設立《公司法》修訂委員會、關聯交易與企業集團、證券集團訴訟相關問題、社會資本視野下公司治理規則、機構投資者與我國差異化股權制度、商業經營判斷原則、破產程序中公司董事的義務、上市公司會計信息披露、信義義務的起源與發展、公司信用機制的塑造、網絡技術影響下我國公司法律制度因應變革、公司治理模式選擇、決議瑕疵對公司擔保合同效力的影響、股東代表訴訟前置程序免除的裁判規則、上市公司股份回購制度、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轉讓制度、有限責任公司解散制度、股東平等原則及具體適用問題、隱名出資制度、公司集團制度等議題進行了深入而細致的學術討論,并提出了一系列既符合中國國情,又與國際慣例接軌的立法建議。
  與會代表充分肯定了現行《公司法》在推動國有企業改革與民營經濟發展、促進資本市場成長、保障放管服的具體措施落地等方面發揮的積極作用。與會代表認為,公司是市場經濟的核心細胞,是經濟增長、科技創新、民富國強、社會和諧的發動機,是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資、穩投資、穩預期的壓艙石。為推進公司現代化,加強產權保護工作,弘揚企業家精神,助推實體經濟發展,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改善制度供給結構,提高制度供給質量,打造投資者及利益相關者友好型的法治化營商環境,必須積極穩妥地推進《公司法》修改,這具有重大現實意義。
  專家們認為,《公司法》修改要圍繞貫徹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堅持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相結合的立法理念,致力于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法治化營商環境,不斷增強我國《公司法》在吸引外資、留住內資方面的全球競爭力。代表們認為,新修改的《公司法》要針對《外商投資法》生效、現行外資三法廢止以后的新情況,擴大《公司法》的包容度與開放度,推動外商投資企業積極穩妥地納入公司法調整軌道。新修改的《公司法》既要繼續推進國有企業公司制改革,也要提升民營企業治理水平,并為上市公司治理轉型升級提供制度保障。新修改的《公司法》既要繼續弘揚股權文化、打造中小股東友好型的《公司法》,也要按照堵疏結合、興利除弊的理念,規范控制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的控制權行使。要豐富股東平等原則的內涵與外延,既要對雙層股權結構采取包容審慎的態度,也要嚴格預防創始控股股東濫用表決權與控制權損害中小股東權利。新修改《公司法》要切實維護交易安全,打造債權人友好型的《公司法》,有效預防與救濟注冊資本認繳制的濫用。要確立公司集團制度,及時有效應對當前市場經濟公司集團化趨勢的新挑戰。要規范關聯交易行為,強化控制股東與關聯人的信托義務,保護公司集團中子公司的小股東與債權人的利益免遭不法侵害。要打通《公司法》作為實體法與程序法之間的法律部門藩籬,在新修改的《公司法》中適度充實程序性法律規范,確?!豆痉ā返目刹僮餍?。

與會代表精彩發言摘要


中國人民大學常務副校長、中國法學會副會長、中國民法學研究會會長 王利明

  本次中國資本市場法治論壇的主題非常契合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豆痉ā肥峭晟婆c支撐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基礎性重要制度,是有中國特色的民商法律體系的核心組成部分?!豆痉ā返念C布對我國現代企業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以及法治化營商環境的改善發揮了重大作用。從世界銀行2018年、2019年兩度發布的全球營商環境報告看,我國營商環境的排名地位大幅提升,已由2018年的第46位躍至第31位。世界銀行報告特別強調了《公司法》在公司設立、合同糾紛解決以及中小股東權益保護等方面的重要作用。這說明了《公司法》在鼓勵投資興業、維護交易安全、促進經濟發展、優化營商環境方面大有可為。
  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加大對嚴重違法行為處罰力度,實行懲罰性賠償制度,嚴格刑事責任追究?!痹诂F代市場經濟社會與法治社會,《刑法》要謙抑,民法要擴張(謙抑原則,又稱必要性原則,是刑事定罪的基本原則之一,《刑法》的謙抑原則是指用最少量的刑罰取得最大的刑罰效果)。它是指立法機關只有在該規范確屬必不可少,并且沒有可以代替刑罰的其他適當方法存在的條件下,才能將某種違反法律秩序的行為設定成犯罪行為。
  對于相關的民商事法律糾紛,如果能夠適用民法解決,而且能夠有效解決的,應盡可能通過追究民事責任的方式予以解決,而非一概動用刑罰手段。只有在民法手段無法很好解決相關糾紛、而且相關行為可能危及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時,才有必要動用《刑法》?!啊缎谭ā芬t抑”符合罪刑法定、無罪推定、疑罪從無的刑事法治原則。鑒于刑罰是最嚴厲的法律制裁手段,限制或者剝奪個人的自由甚至生命時理應審慎謙抑。所謂謙抑,不是該判的不判,而是嚴格落實刑事法治原則,不能擴大化。民法之所以要擴張,是因為從調整范圍來看,民法一方面調整的是私人領域,強調個人的意思自治,注重保護私權;另一方面,民法的擴張也是維護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激發億萬群眾創造活力的有效手段。事實上,與刑事責任、行政責任相比,民法的私法自治、民事責任等內容,具有其自身的獨特性,在糾紛的解決方面,理應擴大適用民法的調整方法。
  我國《公司法》本身就是改革開放的產物,在自身繁榮發展的同時又保障與推動了改革開放進程。因此,在市場經濟發展過程中,《公司法》與《民法總則》《合同法》《物權法》的作用是一致的,期待各位與會代表為《公司法》修改建言獻策,以充分發揮《公司法》作用,協調民法、刑法、行政法之間的關系,更好地激勵市場主體創業創新活力。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副部級專職委員、二級大法官 劉貴祥

  《公司法》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礎性法律,在幾經修改后再次修改,應當站在堅持、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促進高質量發展,平等保護市場主體合法權益,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的全局和高度去謀劃、去研究、去探討?!豆痉ā返男薷男枰獔猿贮h的集中統一領導,立足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實際,符合中國國情,體現中國特色。
  從司法實踐的角度看,《公司法》修改應關注幾個方面的問題:一是股東權益保護,特別是中小投資者權益保護問題,包括關聯交易的公司內部決議程序的完善、關聯交易損害公司利益的賠償、股東代表訴訟制度的完善、股東知情權制度的完善等;二是與股權變動有關的問題,包括股權轉讓中股權變動的法律形式、股權登記的法律效果、股權代持的法律效力、股權質押及凍結情況下股東表決權限制等;三是公司法人人格否認的適用范圍問題,現行《公司法》第二十條似乎僅對母子公司之間適用,對一人過度控制下的諸姊妹公司之間是否可以適用,有待研究;四是現行認繳資本制條件下,出資期限完全取決于當事人意思自治,往往約定幾十年的出資期限,是否應有合理期限的限制,是否應有喪失期限利益的情形設置?總之,實踐中遇到的問題很多,有的無法通過司法解釋解決,導致在法律理解上分歧很大,裁判尺度不一,難以達到預期效果。這就需要在《公司法》修改時堅持問題導向,明確可操作性的答案,發揮法律規范預防糾紛及減少不必要的糾紛的作用。
  《公司法》的修改面臨的問題復雜多樣,需要群策群力,在進行實證分析的基礎上深入研究。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法律部主任 程合紅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加快金融體制改革,完善資本市場基礎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質量”,這就需要從諸多角度推進《公司法》的修改。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地位非常重要,如何在實踐中實現其突出地位和上市公司法人地位的有效結合是重要研究課題。因此,《公司法》修改應彌補實際控制人的制度真空,從制度上既保障上市公司的法人獨立地位,也保障其從公司整體利益出發行使對公司的實際控制。
  上市公司規模的不斷壯大對《公司法》完善提出了新需求。我國現行《公司法》將公司分為有限責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而上市公司具有的特殊地位未在《公司法》中給予足夠重視。這就需要修改公司分類和公司治理的法律規則,以體現上市公司的特殊性。要關注上市公司集團化的發展趨勢。就金融控股集團公司的治理規范而言,金融機構應依法分業經營、分業管理,但實踐中往往有集團控股公司的架構。要建立金融控股集團監管制度,必須首先在《公司法》中確立公司集團制度。
  現行《公司法》主要是從公司個體角度對公司法律關系作出規定,對于集團化尤其是上市公司集團化的組織結構缺乏明確規定。隨著證券市場投資者群體越來越大,投資者權益保護在新《公司法》中如何體現愈發值得關注。目前的中小投資者保護主要通過證券法渠道解決(如強化信息披露),而真正通過適用《公司法》保障中小投資者權利的實踐依然較弱,希望能通過推進《公司法》修改工作,進一步加大對中小投資者利益的保護力度。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經濟法室副主任 楊合慶

  《公司法》改革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是個彌久長新的話題。本次《公司法》修改是一項任重而道遠的工作?!豆痉ā沸薷囊呀洷涣腥虢趪伊⒎ㄒ巹?,法學界需要關注其中的一些重點問題。
  《公司法》經過市場經濟的千錘百煉,已經形成了一套嚴密的法律規范體系,融合了不同利益相關者的利益訴求,我國《公司法》歷經多年發展,聚合了眾多人群的智慧和力量。因此,每一個法律條文的修改都可能牽一發而動全身。例如,授權資本制的引入就涉及公司類型的調整和股東會、董事會之間的職權劃分。召開股東會的通知期限的長短以及董事長與總經理是否應當兼任的制度選擇直接涉及世界銀行對各國營商環境的排名打分。
  《公司法》修改是一項破舊立新的系統性立法工程,需要從全局性視野與系統性思維出發,把公司法置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法律體系、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推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大背景下,予以統籌規劃與系統研究?!豆痉ā沸薷囊⒁飧黜椫贫戎g的協調性、邏輯性和嚴密性。應倡導學界密切關注與深入研究社會經濟生活中反映出來的突出公司法律問題,為增強公司法律制度的針對性、可操作性和有效性、提高立法質量而建言獻策。

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政策法規局副局長 衣學東

  《公司法》是國務院國資委履行出資人職責的重要法律依據之一。本次《公司法》全面修訂的重要內容之一是落實中央關于國有企業改革的重大部署,為國企高質量發展提供重要保障。國資委對《公司法》修改關于國有企業改革的課題作出了深入調研?!豆痉ā沸薷男枰C合考慮國有企業的一般性和特殊性。從《公司法》中規定國有企業的總體考慮來看,當前國有企業是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同時國有企業已經與市場經濟高度融合。因此,必須發揮好國有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主導作用,切實維護國有經濟安全。
  起草國有企業特別規定應綜合把握三個方面:一是將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應當在公司法中予以體現;二是反映近期國企改革的重要成果,明確劃定國企董事會、監事會的法律地位和職權,提高決策科學性。外部董事占多數已成為基礎性制度安排,國有重點大型企業外派監事會等問題需要在公司法中明確;三是加強監管,防止國有資產流失,維護國有資產安全,始終是國有企業監管的重要方面,建議《公司法》修改時對出資人機構的監督檢查和責任追究機制作出原則性規定。

市場監管總局登記注冊局副局長 陳 燁

  公司作為最為重要的市場主體,直接關系著社會經濟的活力與秩序。自2014年我國推動工商登記制度改革以來,公司登記機關有效落實放管服的改革要求,努力優化營商環境。
  《公司法》修改時應主要關注三大公司登記制度的設計問題。一是正確處理好效率與安全的關系。既要簡政放權,釋放改革紅利,也要按照寬進嚴管的理念,以信息公示、信用約束與事中事后監管為抓手,創新監管方式。要在不干擾企業正常經營的情況下實現有效監管,推動他律向自律的轉型。二是深入研究公司登記的法律性質。目前廣東、上海等地已開展公司登記確認制試點。公司法學界應對其性質進行深入研究。三是深入研究公司退出機制,尤其需要提高市場退出機制的有效性和便捷性?!豆痉ā沸薷臅r可借鑒成熟的公司登記制度改革經驗,用法律形式固定下來,進一步暢通市場主體的退出渠道。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黨委書記兼院長、中國民法學研究會秘書長 王軼

  要想真正貫徹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就應深刻認識到:公司治理在一定意義上就是國家治理的縮影,公司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推動公司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公司法》理應大有可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 劉俊海

  新修改的《公司法》應肩負四大歷史使命:一是尊重與保障公司的生存權與發展權,促進公司維持生存與可持續發展;二是弘揚股權文化,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三是強化交易安全,防范金融風險,脫實向虛現象背后的高杠桿風險呼吁債權人友好型的《公司法》;四是鼓勵公司承擔社會責任,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
  《公司法》修改應遵循九大設計理念,一是歸零思考,全面修改;二是尊重自治,鼓勵創新;三是精準修法,可訴可裁;四是瞻前顧后,左顧右盼;五是公司法與證券法聯動修改;六是海納百川,洋為中用;七是問題導向,靶向修法;八是開門立法,民主立法;九是重構體例,謀篇布局。□圖/韓 芮 王 雯 文/劉承彥

(責任編輯:系統管理員)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足球比分90v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