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歐陽白《心經》的詩學辨析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1-06 09:38 來源:
分享:
0


  湖南省市場監管局歐陽志剛業余醉心于詩歌創作,且有所建樹。其以歐陽白筆名發表的長詩《心經》,歷時十年熬制,引起詩歌同仁的關注。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首“排斥”讀者的詩。長詩本身和碎片化時代有著巨大的背馳,在當代幾乎成為“幸存者”,只有極少數專業讀者保持著耐心。在這個意義上,歐陽白的《心經》寫作本身就有著某種姿態性的意義,至少是為“幸存者”續命的一次艱苦努力。
  《心經》發表以后,一些評論文章大多基于意義闡釋,較少觸及詩歌發生學層面。從形式上看,此詩依據佛典《心經》每一句起頭的字做成藏頭詩,響應了中國藏頭詩的傳統。從文本看來,作者的主要目的可能基于兩個方面:一是讓自由詩變得“不自由”,即在語言運動的場域設置邊界;二是從佛教文化經典《心經》取字,既將它作為一種觀看世界的背景參照,又借此形成詩歌的天然結構。
  歐陽白的《心經》參照佛教文化中看待事物和世界的方式,展開一個詩性的語言旅程,與其說它像水流,或奔突,或流淌,不如說它是一場跨欄運動——每一個打頭的字都是一個欄,不能將欄踢到,又不能沒有欄的存在。主體性的確立,是這個文本成立的基礎。比如詩的第一節《觀想》:“觀想一溪清澈的山泉,眸子慢慢瀞入其中/自然,溪水被洗去顏色,就像駿馬/在空曠的原野,跑失了奔騰。記憶里,有人在/菩提樹下頓失了身心,有人在低聲唱著/薩頂頂的那首《萬物生》……”它對應的是《心經》中的“觀自在菩薩”一句,在意義上兩者并無顯在的關聯,但是從語言具象所呈現的現象來看,其“觀想”似有一種空性在場。不如此,就不會有“溪水被洗去顏色”,更不會有“駿馬跑失了奔騰”的奇思妙想。值得注意的是,在菩提樹下,有人頓失身心,有人唱《萬物生》,這樣的場景虛實并置,又從主觀冥想中脫身出來,將語言的行動置于一種客觀性之中。事實上,它也實現了詩歌現代性構建的部分意圖。
  整體來說,《心經》的寫作延續了現代主義的傳統,表面上它的形式是極其東方化的,但它的詩學內核是十足的現代主義,相對于傳統文藝的反映論,更強調表現論。作于新世紀的《心經》,在某種意義上說,有其獨出機杼的一面。比如全詩省去了主語,“我”的位置空置,淡化現代主義主體言說,以化解主客二元對立的危機,盡量將“觀想”置于一種“客觀對應物”之中。
  現代主義文學借助現象世界來表現觀念世界,主要依托想象,甚至幻象。從《心經》看來,語言的啟動全依托想象,完全出離日常,實際上是對世界或者人生進行整體性觀察之后,對事物進行高度抽象之后的具象還原。比如“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領出的詩行:“色彩不只是為了春天而來,它在冬天受孕,也/不只是為了秋天而來,它的波浪為水賦形/異于抽象的詞,可以觸摸和烘烤,可以沖天一怒和灑脫一笑/空是它的伴侶,它的敵人,它翱翔于天地之間的韁繩和翅膀/空是它的極微細的胞,極宏大的衣裳/不可分割的血肉,是舞與舞者,是詩與詩人/異于任何苦悶與分離的愛情,它們一體兩面/色彩不為時間而在,它始終鋪在歷史長河的堤岸/色彩不為歷史而在,它在書頁上迷茫、美麗、憂傷/即使敷上面膜再戴上面具,也無法不顯露真容,即使/是面對漆黑的原野,炙熱的火,蠻荒的洪水/空是它的行囊,它的馬背,十萬里河山/空是它的眼,它的耳,它的鼻,它的舌頭/即便山搖地動,磁場逆轉,桑田滄海,也不過/是它窗戶上薄薄的宣紙,眼瞼上薄薄的膜/色彩因迷于惑而來,美麗和丑陋……”
  詩歌對佛教經典的遠逸而轉入的形而上思辨,伴隨著語言之思,成為激情洋溢的個人化命名,而其顯示的宏闊視野和密集意象,又是典型的現代主義風格,帶有一定的純詩特征。其意象的主干體系由觀想者到枯樹到笨牛到色彩,沒有什么事理性邏輯結構,但在詩性上實現了一個自身的語言邏輯生成,形成一種新的秩序或者體制,和現代主義的本質合拍押韻。從本質上說,它是論述性的,而非描述性的。一方面,其語言言說盡可能實現自我客觀化,帶有悖論意味;另一方面,寫作主體生發的想象凌駕于客觀世界之上。如果忽略藏頭詩的特點,其語言之思既發揮了語言的天性,也展示了詩人的天賦。
  歐陽白的《心經》以佛典起興,以個人的體悟展開對人生世相的形象性縱論,而在詩中引入對話性的戲劇結構,是對藏頭詩約定結構的突破,賦予詩歌以鮮明的現代性。由于這樣一種微結構的建立,語言的言說也不再完全依托于想象,而有了煙火氣息撲面的日常言說。從更高的層面說,語言本體內部二元對立的危機也隨之消除,詩的意義有了某種消除自我蒙昧的姿態,更能深入人心。
  《心經》主要的風格特征是隸屬于現代主義寫作潮流的,它顯示出來的對現代性和智性的堅持,保證了詩的思想品質和語言質地。從本質上看,此詩的觀念性特征不言自明,因為它建基于對世界的整體性觀照,而缺少個人性和日常性,更多是開啟了“語言的觀看”,而非“語言的傾聽”。

□草樹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足球比分90vs 云南11选5免费推荐 百度金融中心理财平台 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图 青海11选五预测 微信推荐股票99%的骗局 辽宁十一选五哪个app买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 秒速赛车稳赚玩法 七乐彩网上怎样购买 北京快三开奖查询夸伍